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文化
郭福安生前死后都为杭川事业作贡献
发表单位:           发表日期:2017-08-29 [字体显示:  ] [收藏]  [打印]  [关闭]

郭福安生前死后都为杭川事业作贡献

--宋元二朝颁政令   郭坊宗亲免徭役

郭厚全


据《杭川祝三族谱》记载:“奉上论令,吾(郭)家,世世免徭役,勒其文于县厅事之东,宋亡元继,因而不改”。郭家世代免除苦力徭役,是什么原因呢?他们对当地政府有些什么贡献?请看:

贡献一:捐出祖坟建衙门

据(杭川祝三族谱)记载:“一世祖十六承事葬今县治(县衙),后因开县移公骸(始祖尸骨),于北郊蛇形头上。奉上论令,吾家世世(代代)免徭役,勒其文于县治(衙)厅事之东,宋亡元继,因而不改。迨大明初始煆于火矣”。宋朝乾道三年县令郑稷奏请朝廷批准将上杭县治由钟寮场迁来郭坊,而县衙要建在郭坊一世祖福安公坟墓所在地,要求郭坊人将始祖墓地迁走,郭家人照办了,于是县衙按上级批准,免除所有郭坊郭姓人世世代代出工建城墙,修道路,筑河坝等苦力徭役,而这一告示还长期公布在县衙大厅东边。即是宋朝亡了,元朝还继承这一规定不变。直至大明朝初期一场大火,烧去这一告示,才不宣而告失效。

从建县宋孝宗乾道3年至宋朝灭亡共计111年,加上元朝89年,再加上明朝初期的若干年份,郭坊郭家人享受三朝免除徭役共达二百余年之荣耀。

在迁移始祖福安公的墓葬尸骸时曾传有趣的故事。“闻诸宗人云,古老传言,承事未尝改葬,迁县时就平治(只平墓顶,未移尸骸)以为(建)公署。其坟甚灵,(白天平去坟顶)夜自埇起,平旦坟高如旧,(这样白天平治,夜自埇起多次),令屡平之,其埇如故。(最)后阁(衙)印其上,乃止。”

这一传说,杭川西矿、东矿、祝三郭氏等族谱都有记载。这个故事在今人看来近乎荒唐,但在中华传统文化信奉神灵,崇敬祖宗的岁月里,不仅诸多百姓相信,官家也不避之。在那宽大政策的宋朝年代,也就因郭族捐祖坟建县衙等贡献而给予了这一特殊优待,是颁发优待政令的直接原因。

贡献二:开辟郭坊成县治

郭坊村是杭川郭氏始祖福安公选择的居住地。郭福安原籍江西省泰和县,年少时来到北宋朝廷任承事郎,据记载他于神宗熙宁(王安石变法)年间(也有记载是真宗年间)率领百余矿业技术官员和矿山治安人员来到当年上杭钟寮场整治金铜矿业,后因王安石变法失败,他回京无门,返京无路,在他整治金铜矿期间,经常登山远眺,发现汀江“回阔三摺”处有一块东西长十余里,南北宽三五里的大盆地,森林郁郁,土地平坦,在有家不能归的情况下,他横下一条心,携家带眷,在这里建基立业,繁衍后代,取名郭坊村。

这个郭坊村自福安公定居之后,由原先荒蛮之地逐渐变成繁荣昌盛的村寨。祝三族谱说:“十六承事公卜居时地广人稀,日久子孙众多”。又说:“年愈远族愈繁,世愈遥人愈众”,有“如潢之派也,如瓜之瓞也,如葛之蔂也,实繁其族,不亦猗与盛哉”。随着时间久远,郭氏支派愈多,人口愈众,而有才华的人物也越来越多。《郭氏东矿谱卷四》就记载:“祖宗之仕为司务、为直学、为吉士等官皆(阶)当在宋氏之世”。杭川郭氏谱序中说:“吾杭迁以来,实繁其姓于世系之,绵远者惟我族为最”,上杭著名的文人学士范泰元在《重修麦园郭氏族谱序》中就说:“郭氏之后冠冕吾杭,其户口之庶且富也,人文之丽且都(多)也,故理数之宜然也”。又说:“余于(我同)郭氏通门世好也,其先代风流,为余响往者几何人,其当前硕彦(知识丰富者)与余订缟者几何辈”还说:郭氏“祖宗多积德,世代子孙贤”,对郭家人充满崇敬之情。《太原郭氏重修衍庆谱序》(原序)中也说:“本族自十六承事迁杭以来,历年已越于五百,传世垂及于二十。据今而评,视昔弥盛,人丁半杭,保殊江左诸王;智才满庭,不下城南众社。人文支派可谓繁盛,故无愧于故家大族”。

郭氏经几十上百年的蕃衍生息,由于田多地广,生活富裕,经济发达,加上宽大的汀江河就在村前流过,这里就自然成为交通枢纽。当年,有位白鹤仙人来到郭坊就对郭家人说:“袍山苍苍,江水洋洋,五百年后,朱紫盈坊”。远不到五百年,至宋乾道三年县令郑稷就奏请朝廷将钟寮场的上杭场迁来郭坊,由场升县,郭坊就成了县城。正值郭坊改场为县之时,挖得石匣,其中有纤语说:“地接金山势,峰廻龙子岗,土名郭坊里,堪作上坑场,伟哉县郑令,协碑共流芳,一日迁滋土,黎庶得安康”。族谱中说:“由此观之,先为郭坊今为县治,是皆气数使然,岂偶哉也”。所以,上杭素有“未有上杭县,先有郭坊村”之说。郭福安定居郭坊,开辟郭坊、发展郭坊,最终成为县城是历史必然,这是郭福安的贡献之二,也是大宋王朝颁发特殊优待政令的间接原因。

贡献三:整治金山金铜矿业,发展杭川地方经济

十六承事福安公,来杭整治金山金铜矿业的事迹,已有多部古籍记载,现今的龙岩市委市府和上杭有关部门都在有关文字资料中详细阐述。单是杭川《重修麦园郭氏族谱》外姓文人学者范泰元就在《序》中说:“十六承事郭公来仕于此,见夫金山崒(高山险竣)嵂(山高峻峭),摺水滢洄 ,”亲见福安公在险竣的金山上来来回回,上上下下,他在这“汀南僻壤”“古荒服地”,“海飞星动”“披荆斩棘”“完一代之臣节者”,“此创业所为,可继正气”。他这种工作态度和创业精神是一种正气、正能量,他是“开启万世之鸿基者,必垂千古”。

郭福安受朝廷委派来杭整治金山金铜矿的时间,有的记载是“真宗年间”,也有记载是“神宗熙宁年间”。不管是真宗还是神宗年间(只相距二三十年)郭福安就是在北宋时期前来整治该地金铜矿业的,他是一位金山矿业开发的奠基者、开拓人。这是当年郭坊开县时期的宋朝官员们都应该一清二楚。所以这是郭福安的贡献之三。

以上史实充分说明:郭福安开发金山为发展杭川闽西经济作出贡献;郭福安定居郭坊发展乡村经济,为建设县城又作出贡献;郭坊郭氏捐出祖坟建县衙再作出了一大贡献,于是在宋朝就免除郭家世世代代徭役而“勒其文”公告在县衙“厅事之东”告示众人,宋亡元继时,也“因而不改”。

郭福安生前为民辛勤努力,死后安息在地还为杭川事业作出贡献。真不愧是位为发展杭川经济而呕心沥血的古先人。

  
打印】 【收藏】 【关闭
相关导航全国共享工程政府信息公开海西文化信息网福建省图书馆
主办:上杭县图书馆 技术支持:福建省上杭县数字上杭建设办公室
闽ICP备09032653号 联系电话:0597-3889252 E-Mail:tsg@shanghang.gov.cn